美國政府為啥又“缺錢”了?

2023-05-26 09:39:25 來源?: 國泰君安
本網站所發布的財經縱覽資訊均已獲得第三方資訊平臺授權轉載,并通過技術手段完成采編,本網站不對其內容真實性作任何保證,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美債上限危機再度卷土重來。目前,美國兩黨有關債務上限談判仍處在僵局之中,美國財政部長耶倫頻頻發出警告稱,如果美國國會不盡早采取行動暫?;蛱岣邆鶆丈舷?,美國政府最早可能6月1日出現債務違約——而這將對全球經濟和金融產生災難性影響。近年來,美債上限危機的“肥皂劇”反復上演,美國政府債務可持續性問題早已成為全球經濟和國際金融市場的“地雷”之一。

事實上,透過美債上限危機的表象存在很多值得深思之處: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也是全球最大債務國,美國是怎么欠下天文數字般的債務的?美國債務急劇膨脹與美國兩黨存在哪些關聯?當前美國債務負擔已經嚴重到何種程度?由于把持美元發行權,美國這次能否再度“有驚無險”?美國決策者無度舉債背后存在哪些風險?

美國財政收支失衡成主因

要想深入研究美國債務問題,首先須詳細拆解美國政府的財政收入支出結構。從財政收入層面來看,因為美國是聯邦制國家,所以美國各級政府均保有較高的獨立性,而這種獨立性也體現在財政收入層面:聯邦政府、州政府及地方政府均擁有獨立的財政收入來源,各級政府的收入預算只需要通過同級立法機構的審議便可,無需上級政府批準。在聯邦制的背景下,美國實行分稅制。各級政府可以根據其職能自行制定稅收法案,確定稅種與稅率并獨立征稅,這意味著美國各級政府的稅種和稅率之間存在不同,同時各州及地方政府的稅種和稅率之間也存在較大的差別。而美國各級政府的稅收也存在一定重疊,例如,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均征收個人所得稅和公司所得稅等部分稅種??傮w來看,美國聯邦政府財政收入幾乎完全依靠稅收獲得收入,而稅收占州政府及地方政府收入的比重則約為一半左右。

從財政支付層面來看,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支出分為法定支出、自主性支出和債務利息支出三個部分。第一,自主性支出是指包含在聯邦政府年度預算中的支出項目,涉及國防、教育和交通等領域。第二,法定支出通常不納入聯邦政府年度預算,它是聯邦政府在某些法定項目上的支出,這些項目多是一些社會福利項目,如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等。第三,債務利息支出是聯邦政府向美國國債所支付的利息。在上述三項支出中,法定支出的占比最大,自主性支出次之,債務利息支出的占比則相對較小 。

自18世紀以來,美國政府在絕大部分時期都處于入不敷出的狀態,即財政赤字狀態:政府支出高于其財政收入。財政赤字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是衡量美國政府負債的常用指標,該數字在3%以下通常被視為較為良性和可持續。2007年次貸危機爆發前,美國年度財政赤字占GDP比例一度降至1.1%的低位。此后,為應對金融危機,美國政府支出暴增,導致這一比例在2009財年升至近10%的高位。此后,在奧巴馬政府任期內,該數字持續下降,2013財年降至4%,2015財年降至2.4%,2016財年小幅反彈至3.4%。值得一提的是,通常來說,金融危機時政府負債增長、經濟繁榮時政府負債下降是常態。但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執政以來卻改變了這一規律:在美國經濟繁榮期,債務規模也一路暴漲。據美國智庫預算和政策優先中心高級研究員賈里德·伯恩斯坦的研究顯示,排除戰爭等特殊原因,特朗普執政時期,在實現充分就業之際,政府債務出現暴漲,這在美國歷史上尚屬首次。

2021年,美國國會最新一次提高債務上限,美國債務上限達到31.4萬億美元,相較于1917年最初的債務上限100多億美元,已經增加了超過2000倍。今年1月,美國政府債務余額就已觸及法定上限31.4萬億美元,由此引發耶倫催促美國國會盡快提高美債上限的警告。從一定角度而言,美國不斷膨脹的債務是共和黨和民主黨在過去幾十年作出的選擇共同造成的。自2000年以來,兩黨政客已經養成了為戰爭、減稅以及其他各種原因借錢的習慣。在支出加大、稅收收入卻未能與支出同步的背景下,美國政府債務規模不斷攀升,近年來頻頻爆發債務上限危機在所難免。

具體到本次美債上限談判的背景,美國政府為何“缺錢”?錢都花到哪里去了?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的模型預測,美國2023財年赤字將達到2.7萬億美元,相當于GDP的6.9%,高于3.6%的50年平均水平。其中,美國聯邦政府2023財年上半年(2022年10月1日至2023年3月31日)的預算赤字高達1.1萬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長63%。背后原因主要在于,聯邦政府支出在此期間增長了13%,而收入下降了3%。收入方面, 2023財年上半年美國聯邦政府的收入為2萬億美元,比去年同期減少了730億美元。其中,所得稅和工資稅收入下降了2%,即330億美元。個人所得稅的計算與通脹掛鉤。由于2022年通脹處于歷史高位,稅率檔位相應地進行了調整,平均增加了約7%。而稅率檔位的增加,使得納稅人支付的所得稅減少。此外,美聯儲向美國財政部的收益匯款從去年同期的610億美元下降至不到10億美元。

在支出方面,2023財年上半年美國聯邦政府的支出增長了13%至3.1萬億美元。具體來看,首先,2023財年上半年美國聯邦政府為其待償債務總共支付了3840億美元的利息,比去年同期增長32%。其背后的原因一是隨著美聯儲提高聯邦基金利率以對抗持續高通脹,美國政府不得不向美國國債的購買者支付更高的回報。二是由于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支出增加,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門上半財年的支出也增長了5%至8430億美元。三是包括社保和醫保在內的強制性支出增長了11%,即1320億美元。這主要是由于通脹基礎上的生活成本調整使得社保支出增加以及疫情期間的政策調整導致醫保受益人數的增加等。四是教育部上半財年的支出也大幅增長了76%至1240億美元,部分原因是拜登政府推出的學生貸款減免計劃導致成本大幅提高。

美國無度舉債存在多重風險

“從歷史來看,美國財政收入和支出長期處于不平衡的狀態。自新冠疫情暴發以后,為了減緩新冠疫情對經濟的沖擊,美國實施了史無前例的超寬松貨幣政策以及一系列的財政補貼措施。在此背景下,美國債務赤字短期內大幅增加,美國政府不斷提高債務上限,引發債務危機加劇?!苯邮堋督鹑跁r報》記者采訪的川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研究所所長陳靂表示,當前,美國兩黨就債務上限正不斷談判,截至目前還未取得進展。盡管兩黨存在分歧,但大概率會就提高短期債務上限達成一致,出現債務違約的可能性較小,債務風險短期內依然可控。需要注意的是,若美國政府未采取合理的政策削減財政赤字,將進一步加大美國經濟下行壓力。

中國銀行研究院主管、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特約研究員邊衛紅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美國債務膨脹“積重難返”,負面外部效應逐漸顯現。第一,利息負擔擠占聯邦財政其他支出項目。第二,債務規模將侵蝕社會福利。債務增加將擠壓私營部門投資,致使企業生產力下降、技術進步遲滯,收入與經濟增長放緩。第三,削弱應對經濟危機的能力。第四,財政過度擴張將加劇金融市場震蕩。


相關閱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